彼之千年

不识抬举

少年时

殿下生日快乐!!!

依然是神奇的大学辩论队au,cp舜远,维赛很少不打tag

----------

你好呀!

采访?没问题!八卦什么的我最了解啦。

咦摄像机已经开了吗!怎么没有人通知我呢!!我我我我还没准备好!!!

那个,嗨,大家好!我是格洛莉娅·维拉,是S大辩论队的成员之一。

哈哈哈哈颜值最高社团什么的太夸张了,也就全校前三吧,做人还是要谦虚一点。

啊……我就说为什么突然要录采访,看来我们队长人气很高嘛,这么多人记着他的生日。尽远哥要小心咯。

为什么提尽远?不会还有人不知道他俩是一对吧?那消息可太不灵通啦。就队长和尽远哥天天那个腻歪劲儿,哎哟,瞎子都看出来了。我们这些内部人员已经吃黄金狗粮吃到烦了。

那可不行,我们辩论队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黄金狗粮也不是想吃就能吃的(笑)

对对对赛科尔就进不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理由?不重要!

怎么认识队长的啊……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刚进大一,我行李太多了一个人搬不动,宿舍还分在顶层,站在楼底下都快哭了。然后一个高马尾帅哥就神兵天降啦!没错就是你们的男神舜·欧德文同学!队长超体贴的,跟宿管阿姨打了个招呼,袖子一挽就帮我把行李全搬上去了,我舍友看到他双眼都冒绿光……

哪有很偶像剧,不要乱说啊!!

后来就去报社团呀,队长太出挑了我第一眼就在辩论队那边看到他了,立刻过去要了张报名表。

……才不是看脸!我本来就想加入辩论队好吗!我口才很好的!

入社以后和队长就慢慢熟悉啦。

什么样的人啊……虽然气场两米八,看起来不太好接近的样子,但其实队长真的很温柔很体贴。

这学期选了西方文学史的人应该都见过吧,也不知道学校怎么想的把选修安排在晚上,尽远哥选了这门课,队长每天都去接他,在教学楼底下等他下课,冷的时候还会带热饮给他捧着暖手。心疼云轩老师被闪瞎的双眼。

对啊云轩老师一个经管系的副教授教的选修是西方文学史(笑),他一直都是这样的风格。

尽远哥不是喜欢喝茶嘛,队长就给他买了各种茶叶,特别是白焰茶,只要能弄到队长就一定会给他找来。还有一套茶具,裂冰纹的,放在我们社团活动室里,超好看。

也不能说是宠吧……都是那么优秀的人,不需要被谁捧在手心里。

互宠,互宠,哈哈哈哈。

不不不并不是只对尽远哥这样!队长对朋友也很好呀,对尽远哥更特别更无微不至一些罢了毕竟恋人之间嘛。哦他超重色轻友的,为了男朋友不惜出卖我们脆弱的友谊(笑)这句后期记得剪掉(小声)

有一次我在上课,快下课了外面突然下大雨,我又没带伞,只能在教室里等雨停,闲着无聊就在群里嚎了几嗓子。结果队长正好没事,就来给我送伞了!怕我在路上滑倒还一直陪着我走回宿舍!你们能想象他出现在我们教室门口的时候其他人羡慕的眼神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总之队长真的很好啦。

终于要到送祝福的环节了吗(笑),好的!

咳咳,队长生日快乐!能认识你是我的幸运,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啦!和尽远哥要一直这么幸福下去哦!再来一吨狗粮都没在怕的!

-

各位欧德文后援团的迷妹们好,我是尤诺·阿斯克尔(笑)

为什么学医?因为我喜欢。

话题怎么到我身上来啦,不要偏题啊,多问点跟我们队长有关的。

我和舜在我上大学之前就认识了。其实我认识尽远比认识舜要早得多,我们都是艾格尼萨人,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后来因为一些变故他全家搬去了东楻,我高中毕业再见到他的时候这木头居然已经成了一只脱团狗。

就是那个时候第一次见到舜的。

当时……其实我是一个人偷偷跑到东楻去的,家里不赞成我学医,就发生了一些争执。被尽远发现之后他特别生气地要送我回去,我死赖在他们租的房子里就是不走,跟他僵着。最后还是舜替我打圆场说好话,让我在他们那住了一个暑假。

对,他们那个时候就住一起了,你们这个重点抓得很准啊(笑)

后来?后来当然是成功说服我的家人啦,不然你们也不会在这里看到我了。说起来也要谢谢他们俩,不愧是搞辩论的,我都怀疑他们给我家人洗脑了……

是啊,简直像打了一场硬仗。我也是那个时候突然发现我好像也有这方面的天赋,社团就报了辩论队。没想到考核好死不死撞到了尽远手里,他要我论证斑马到底是白底黑纹还是黑底白纹,我一通瞎扯,差点就没通过……

……你们不要笑。就不能体会一下我恨不得打死他的心情吗。人要懂得换位思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再玩发色这个梗了,你们要是不说我真没这么觉得,哪里像个菠萝?哪里像?

那他和他家殿下站一起像什么?黑凤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恋爱史?这我真不清楚啊,其实我们队员内部也很好奇啊!可他们就是不说!

你们待会要问尽远的吧?要深挖,越深越好。

哎,舜他哪都好,只有一个缺点,就是忙起来就日夜颠倒连轴转,根本不顾及自己的身体。

他本来就忙嘛,学生会那边事也多,他又是个追求完美的人,桩桩件件都要做到最好。

可不就把自己累病了。本来胃就不好,还不吃饭,到最后胃炎发作疼得不行,去医院吊了好几天点滴。

尽远?当然心疼,又心疼又气,那几天都没怎么跟他说话,给他送饭都绷着一张脸。其实尽远还是舍不得生舜的气,那几天变着花样给舜熬粥,不带重复的。赛科尔想去厨房尝尝味道,结果被轰出来了(笑)

哪有那么严重,冷战还没冷起来呢,舜打完点滴回来搂着他撒个娇随随便便对灯发誓下不为例,这事就过去了。

别看我们队长平时一身的王霸之气,他可会撒娇了。真的。当然只对尽远。

尽远可不就是吃他这一套。人家小情侣之间的情趣,懂吗。

哦你们不懂,你们没有男朋友,哈哈哈哈哈。

好了好了我待会有解剖课!还有问题吗!

没啦?

队长队长!生日快乐!一直没机会好好说声谢谢你,那就现在说啦!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伴郎的位置记得留给我喔!(笑)

-

自我介绍?不用了吧,还有人不认识小爷我?

好吧好吧。大家好!辩论队最帅的赛科尔·路普就是我啦!

……什么叫不是正式队员!队员家属!不行吗!

嗨呀我可是啦啦队队长,是队长哎,跟舜平级的好吗!

我自封的。

哪来的什么积怨啊,你们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多了吧。我和殿下还有尽远关系很好啊。

怎么认识的?我们是室友啊。我也不知道学校分宿舍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四个不同系的人居然被分在同一个四人间。(笑)后来他们在外面租了房,我和维鲁特毫不犹豫就过去蹭房子了,继续做室友(笑)

其实我们俩也不是租不到房子,就是习惯了四个人在一起吧,热热闹闹的,还可以看正副队互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且他们要两间卧室干什么你们说是不是,纯属浪费嘛。以前在宿舍都睡一张床的,也不嫌挤。

……租金当然还是要给的!我们才不是那种白吃白住的人。

一般都吃食堂,我们四个的课表基本上碰不到一起。有空就尽远做饭啊,尽远做饭可好吃了我跟你们说。

殿下也还凑合吧,照顾妹妹练出来的。

对啊他有妹妹,还在上高中呢。

维大少他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也就泡面下得好了(笑)

我就……有他们在还用本少爷出手吗对不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不会做饭!怎样!炸厨房神功哦怕不怕!

殿下人很好啊,就是有点傻,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叫我最没资格说这话!你是在说我傻吗!!是不是想打架!!!

不跟你一个小姑娘计较,哼。

殿下简直重色轻友到了一种境界,尽远在他心里绝对是第一顺位,要是尽远有什么事儿,就算我掉水里了他都不带来救我的。

我也不用他救,我有维鲁特呀哈哈哈哈。

谁规定塔帕兹人就不能怕水了?!

说起这个,当年他俩来塔帕兹旅游,我也不记得为什么了就损了尽远几句,他一转头舜就八风不动地把我踹水里了!!!吓死我了!!!我一路扑腾到岸边啊!!!

……其实我会游泳。但我就是怕水。

维鲁特和舜?那当然救维鲁特了!哎不是,他们俩都会游泳啊掉水里有什么关系啊??还要我去救?到头来就变成他们救我了吧???

我就是重色轻友就是双标,打我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啦正经一点啦小爷我要送祝福了。

殿下恭喜你又老了一岁啊哈哈哈哈!!

平常都不说这么煽情的话……能有你这么个朋友还是挺让人开心的。生日快乐。

没有了!!最后祝您身体健康!!

-

我是埃蒙·J。

和队长是大一在辩论队认识的。

舜是个很优秀的人,很荣幸能成为他的朋友。

生日快乐。

-

开始了吗?

大家好,我是瑞亚·特纳,S大辩论队的一员。

过奖了过奖了,我还当不起女神两个字(笑)

和队长认识还是因为尤诺,我家和尤诺家是世交,他当年一个人跑来东楻找尽远,谁都没告诉,我也是看到尽远发来的微信才知道的。

急啊,怎么不急。那个时候放暑假,我已经回艾格尼萨了,又匆匆忙忙赶回东楻。

尽远和舜那时大概也是刚刚确定关系,还没来得及告诉任何人,就被尤诺找上门去了。处理完了尤诺家那边我才发现我还不知道这个帮了大忙的黑发帅哥叫什么名字(笑),尽远说了一句“这是舜”就卡壳了,耳朵尖都红透了。头一次看到尽远这么窘迫的样子呢(笑)。舜特别霸气地一搂他的肩说“我是他男朋友”,尽远就笑着承认了。我还记得他们的眼睛里都有光在闪,真是很美好的画面啊(笑)

我觉得殿下是有那么点宣誓主权的意思……

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看你们一个个都激动得快哭了(笑)

舜远后援会?这个组织听起来很有意思,我能不能加入呀?

队长其实是个,嗯,很任性的人。

这么惊讶?也许是因为他在所有人眼里都稳重可靠吧,孩子气的一面外人基本是看不到的。

欧德文家在东楻那么有名,几年前的经济案闹得那么厉害,你们肯定有所耳闻。

那时候舜应该还在上高中吧,小小年纪就能力挽狂澜于既倒,铲除所有对他和妹妹不利的因素,我到现在都无法想象他那个时候承受了多少痛苦与压力。真的很厉害。

也许这件事就是尽远选择学法律的原因吧,他明明一直对文学更感兴趣。

他们的未来是捆绑在一起的,没有谁为谁牺牲更多,这怎么算得清呢。

哎,扯远了,我们不是在说队长任性这回事吗?

每次院系辩论赛最受关注的就是经济学院和新闻传播学院那一场,因为可以看正副队互怼(笑)

我们辩论队只有和外校比赛才会全员集结呀,院系之间比我们都要代表各自系里出战的。

那还是经济学院赢面比较大,先不说其他辩手水平怎么样,那边只有副队一个人,这边除了队长还有我呀哈哈哈哈。

哦对,差点又跑题了。队长他总是喜欢选不占优势的辩题,虽然他几乎每次都能绝地反击,可是害我们紧张得不行啊,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对手钻了空子,一场比赛下来心脏病都要犯了。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乐意。

这我还能说什么呢。

当然被维少翻过盘了……常在河边走,早晚要湿鞋。

他在尽远面前就更任性了,还耍流氓(笑),这个就让尽远自己跟你们说吧。

接下来该送祝福了吧?

新的一岁要越来越帅啊队长大人,很开心能认识你,生日快乐。

婚礼可以让我做司仪吗我不想给那么多份子钱(笑)

-

大家好,我是维鲁特·克洛诺。S大辩论队副队长。

我和赛科尔是同时认识舜的,他说过了我就不说了吧。

赛科尔?这个视频不是录给舜看的吗,我发狗粮会被尽远打死的。

尽管表现的不尽相同,但他们本质上都是非常温柔,相处起来令人愉快的人。

他们几个都提了我和舜经常互怼是吗……

舜太锋芒外露,他那种性格就是让人特别想和他作对。但我们如果联手,比如怼赛科尔,配合得还是很好的。尽远经常说你们俩不要当辩手了,出道去说相声吧(笑)

不是恶趣味……

能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他还同时是你志趣相投的朋友,是一件幸运的事。

所以我挺开心的。

我开始后悔了,我这么夸他,他能在我面前嘚瑟一年。

我治不了他,总有人治得了他。

学生会还有事,剩下的问题还有多少?

祝福吗,让我想想……

队长生日快乐,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记住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我们会一直在你身后。

-

你们好,我是尽远·奥莱西亚。

尽远·欧德文……也可以这么叫吧(笑)

恋爱史?一上来就问这样的问题啊……

那……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

谁追的谁啊……我追的他。

没想到吧(笑)

两个大男人谈恋爱,认定了就是冲着一辈子去的。我们都很忙,没时间策划什么大场面,但舜是个很有趣的人,和他在一起,每天都会有小惊喜(笑)

吵过啊,在一起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吵架,最严重的一次差点绝交。

那也是我们认识以来唯一一次分离。

要听这个?

……讲讲也没关系。

起因就是你们都知道的经济案。我那个时候心疼死了,恨不得每时每刻陪在他身边。他忙得一个人当三个人用,我又帮不上忙,只能帮他照顾着点弥幽,给他们做做饭什么的。

舜的胃病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我直到现在都觉得是我没照顾好他。

后来……他发现,欧德文集团所面对的危机……与我家里有牵连。

他很生气。气到丧失理智,连从此以后再也不想见到我类似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天知道,我费尽所有心思接近他,都是因为我搬来东楻的第一天就对他一见钟情。

委屈啊,当然委屈。

可是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呀。

……不说这个了吧?这么好的日子伤心事就不要提了。

早就和好了,不然我还给他录这个?做梦去吧(笑)

耍流氓……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这属于限制级了。不过舜的情话技能的确是点满了的,他长得又好看,撩起人来一撩一个准。

没见他撩过人?他毕竟是有家室的人了,要守规矩的(笑)

下面是我送祝福的时间啦。

这是我陪你过的第几个生日了,我都快忘了。总感觉已经跟你过了一辈子了……

只有那一年,你忙得焦头烂额根本不记得自己的生日,我只能待在街对面自己的房间,在心里说一句生日快乐。

那时没有机会亲口对你说,现在可以补上了。

希望你以后的每个生日,我都在你身边。

舜,生日快乐,我爱你。

FIN

【SOT】魔仙堡日常

聊天体,cp维赛舜远,其他自由心证

一个神奇的大学辩论队au,云轩是他们的指导老师

-----

格洛莉娅:队长队长!@舜心归远

格洛莉娅:这次的辩题出来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舜:是什么?

舜:你一笑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格洛莉娅:在宿舍养奇怪的宠物合不合理

舜:……

尤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瑞亚:好没营养的辩题

维鲁特:……比如赛科尔养的独角仙吗

赛科尔:你对我的小可爱们有什么意见!!

维鲁特:没有

维鲁特:你养什么我都没意见,反正我养你

赛科尔:嘿嘿嘿嘿嘿

格洛莉娅:yoooooooooo

瑞亚:副队情话满分

尤诺:我瞎啦

舜:……谁把赛科尔放进来的??

维鲁特:我啊

维鲁特:你才发现吗

赛科尔:我怎么就不能进来啦!!!我可是你们啦啦队队长!!!

舜:……我怎么不知道我们还有个啦啦队

尽远:直说你是队员家属不就行了

赛科尔:你不也是吗队长夫人

赛科尔:你把我的入队申请打回来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殿下!

赛科尔:我要告你滥用职权公报私仇了!!

瑞亚:私仇?

尽远:……咳

舜:我已经跟你解释过很多次了

舜:我不同意你进队,是怕你说急了就在台上跟人家打起来

格洛莉娅:2333333

瑞亚:噗

尤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尤诺:这太有可能了

舜:那天维少来找我说你想加入,我说不行那就从辩论赛变成打群架了

舜:他无言以对

云轩:什么私仇?

格洛莉娅:一有八卦你就冒出来了哦,道奇老师

瑞亚:我也很想知道

维鲁特:赛科尔帮一个他认识的学妹给尽远送情书,被队长看见了

赛科尔:啧啧啧,当时殿下那个脸黑得哟,都快和头发一个颜色了

舜:哼。

格洛莉娅:吃醋的队长莫名可爱啊2333

尽远:对啊,特别可爱/笑

赛科尔:噫!

云轩:……我还以为多大事呢

云轩:一把老骨头了还要被你们放闪

云轩:我走了

尤诺:老师再见

格洛莉娅:老师走好~

舜:不送。

舜:对了我们不是在讨论辩题吗

舜:歪楼歪到塔帕兹啊你们

瑞亚:听说这次的辩题是全校征集的

尽远:……难怪

赛科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题是我出的!

赛科尔: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舜:既然这样那一辩就定维鲁特了

维鲁特:????我不要

维鲁特:能者多劳,队长你上

舜:你比较有实战经验

维鲁特:这跟实战经验有什么关系

维鲁特:而且那是赛科尔养的,我有什么实战经验

舜:赛科尔养独角仙,你养赛科尔,经验丰富得很嘛

维鲁特:……

格洛莉娅:正副队又开撕啦,前排兜售瓜子饮料爆米花

尤诺:抢沙发!

瑞亚:抢板凳

赛科尔:嗨呀手慢了,坐地板

舜:……你们一个个的很开心啊??

尽远:殿下息怒

格洛莉娅:抱尽远哥大腿

舜:没生气,习惯了

舜:不许抱!

尤诺:我是谁我在哪我走了

瑞亚:到我这来

尤诺:还是瑞亚姐好

赛科尔:哟哟哟

舜:好了好了不闹了

舜:我和尽远已经在社团教室了,都过来我们讨论一下

维鲁特:好

格洛莉娅:OK!

瑞亚:就来

舜:[偷拍.jpg]

尤诺:哇队长拍照水平赞!

格洛莉娅:尽远哥在阳光下像精灵一样哎好好看!!

瑞亚:这就是传说中的男朋友滤镜吗

舜:模特好看,跟我没关系/笑

尽远:想拍就光明正大拍

舜:这不是怕镜头对着你你紧张嘛

维鲁特:跟男朋友滤镜没关系

维鲁特:赛科尔不管怎么拍我从来就没拍好看过

赛科尔:喂!!

格洛莉娅:hhhhhhhh白瞎了维少这张帅气的脸

舜:这属于技术问题

尤诺:咦尽远是不是端着个马克杯?

尤诺:今天没喝茶?

舜:他昨天熬夜肝论文,怕上课睡着就泡了咖啡

瑞亚:说起来茶道社社长来邀请过尽远吧,尽远好像拒绝了

埃蒙:为什么

格洛莉娅:你回来啦!!!

赛科尔:这还不好猜,夫唱妇随呗,殿下在哪他在哪,一辈子只给你一个人泡茶什么的

赛科尔:J神刚才去哪了?

舜:总结得不错

格洛莉娅:他去帮我买布丁冰激凌啦!!

格洛莉娅:再见我去吃冰激凌啦哈哈哈哈!!!

舜:……我也想吃

格洛莉娅:那我带过来!

尤诺:我也要!

维鲁特:我也去

瑞亚:带我一个

赛科尔:还有我!!!我已经到教室门口了!!

尽远:一听说有冰激凌效率呈几何倍数增长

舜:[抓拍.jpg]

舜:[虎口夺食.avi]

舜:留下罪证,让你们看看自己的吃相

-------

TBC…?

爱你哦

阿罅:

和安小朋友的问卷 @彼之千年



Q1 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吧
苏罅小朋友,话唠欧欧西型选手


Q2 对方在你心目中是什么样子的?
傻子!!!!!💩(没有)


我们安超可爱啦哈哈哈哈,就超温柔的哇
就是有点傻,嗯。


Q3 你最喜欢写写什么东西呢?


谈恋爱(。)
还有车车(。)


Q4 那么来模仿一下对方的文风写一段话,一定要特别有特色的部分哦
……💩做不到啊


他在男人脸颊上吧唧了一大口,眼睛亮晶晶的,恶作剧一样的再看向男人时,笑的露出了一颗小小的虎牙。


大概……???我遁地


Q5 对方的作品最喜欢哪一部?情节呢?


这个,我想想
她 她的首页都是坑吧????????💩💩💩💩
残念吧,就她最后更新那一次的结尾,水哥亲亲丽萍说“我们一起下地狱”那里,hshs


Q6 觉得对方文作最棒的地方什么!


就,文风软软轻轻的,各种小清新哇!


Q7 最欠缺的呢?不怕的话直言批评一下


umm…………不知道………………
我,我弃权


Q8 下面我们来试试看,写一下对方现在最喜欢的角色或者CP的微小说吧!


不太了解……摸一点


男人把情绪掩映进流转的眼波,眸底翻滚的滚烫情绪郁结在他心口发热。然后他咬定嘴唇,终于把刀刃没入了王座只上人的胸膛。


“尽远……?”


舜把手覆上锋利的刀刃,任由手指和掌心拨调开硕大的、血淋淋的口子。刀刃毫不留情的隔开皮肉和神经,舜听到偌大的宫殿里只剩下两人心脏的狂跳。


疼。


Q9 写自己喜欢角色的一句对话与对方相接试试看。(不一定是原著哦)


“Beeeep!”


Q10 写一下自己最不擅长的文风吧!


棕色西装裁剪得体的覆在男人身上,勾勒出性感撩人的曲线。马丁靴有四个环扣,他附身从最下面那一个开始解起,鼻腔哼哼出挑衅的小曲:“上帝,你还要干等着吗?”


Q11 把对方的作品改成上一题的文风试试看?(如果就是对方的文风说明你是真爱吗。)


不行了这个,我要弃权


Q12 写一下想看到对方写的CP和故事好了!
写丹法!!!!!开车车!!!!(你)
给你安利楽楽小姐姐的不良pa超好看!!!


Q13 不管对方写什么你都会接受并把它真的写下来吗?做生日礼物之类的。


大,大概??


Q14 说说看自己写文时候最怕的,却不得不出现的部分?


吗格机,无聊的剧情和过渡


Q15 你觉得对方看到你的答卷会生气吗?


不知道………………💩


Q16 那么就再来一条,对方的文曾经触过你的雷吗?

没有哈哈哈哈哈!!


Q17 煽情一下,怎么认识对方的。


老福特!后来加了群!我安就有来找我玩!!


Q18 用知音体来形容一下你们的关系怎样?
你看这个顾彼安
她软又甜
就像这个罅
她酷又帅
(不。)


Q19 快到最后了,说一句对对方祝福的话吧?


加油加油加油,要考上喜欢的大学欧!!!

写手双人问卷

和我罅一起搞的问卷。我爱我罅,mua。

----------

Q1 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吧。

一条咸鱼顾彼安x

……不是很想提lof的id因为我偶然发现它跟一部画风格外少女的漫画撞名了,日。

-

Q2 对方在你心目中是什么样子的?用20字内来表达一下。

我们家罅罅文风帅画风美哪里都好!!!我爱她!!!

-

Q3 你最喜欢写什么东西呢?

青春校园狗血小言哈哈哈哈哈哈

一直很想写酷一点的设定,还在努力中。

-

Q4 那么来模仿一下对方的文风写一段话,一定要特别有特色的部分哦。

台风要来了。海滨的空气染上了雨的颜色,湿淋淋的腥气堵塞鼻腔,云层低到鼻尖,一次呼吸就能引发一场暴风雨。

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属于Alpha的信息素在腺体附近炸开,逼得他浑身血液燃烧,刻在骨髓里的原始兽性冲击着摇摇欲坠的理智。他强压下一拳挥上眼前这张脸的欲望,咬牙笑道:“你看清楚了,我可不是那些看到你就合不拢腿的Omega。”

那人不为所动,捏着他的肩一口啃在腺体,压着嗓子低低地嗤了声,“那又如何呢。”

……模仿得一点都不像,捂脸

-

Q5 对方的作品最喜欢哪一部?情节呢?

作品都很喜欢啊,可能更偏爱她送我的两篇文吧哈哈哈哈【对我就是在炫耀。

印象特别深的情节倒是有,她的一篇鲲湫里有几句话记得超清楚。

「“你呀,椿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明明你什么都没有做啊……”

你啊,怎么就这么喜欢椿呢。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啊。」

-

Q6 觉得对方作品最棒的地方是什么!

画面感超级强,非常非常非常有张力,文字运用能力也超棒,为我罅旋转跳跃尖叫打call。

-

Q7 最欠缺的呢?不怕的话直言批评一下。

我没有那个资格去评判别人哪里欠缺……

她有一辆车分了三次开算吗???

-

Q8 下面我们来试试看,写一下对方现在最喜欢的角色或者CP的微小说吧!

丹法,咳【让我一个没看大护法的人写丹法是想我死吗x

罗丹拿着他的双枪其实很帅,护法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他从没说出来过。

开玩笑,他要是这么说了那黑笋子指不定高兴成什么样,他晚上又要没好日子过。

此刻罗丹立在宫墙上,枪口低垂,红色的独眼里没有情绪,捕捉到护法的眼神后突然就出现了一点欢欣的波动。

护法看着他,心里不自觉地软下一小块。

好啦羞耻play就到这里等我补了电影再说……

-

Q9 写自己喜欢角色的一句对话与对方相接试试看。(不一定是原著哦)

“殿下,请注意分寸。”

-

Q10 写一下自己最不擅长的文风吧!

最不擅长古风x等柚天联文轮到我的时候再写好了xxx

-

Q11 把对方的作品改成上一题的文风试试看?(如果就是对方的文风说明你是真爱嘛。)

bee:臣愿为皇上付出一切!!

柱子:……

bee:皇上?!皇上你要做什么?!不要扒我的背甲啊皇上!

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Q12 写一下想看到对方写的CP和故事好了!

她写的我都吃,嗯

-

Q13 不管对方写的是什么你都会接受并把它真的写下来吗?做生日礼物之类的。

我都给她写过安罅安做生贺了还有什么不能写的……

-

Q14 说说看自己写文时候最怕的,却不得不出现的部分?

……开车。

-

Q15 你觉得对方看到你的答卷会生气吗?

当然不会……吧?

-

Q16 那么就再来一条,对方的文曾经触过你的雷吗?

没有!我和我罅三观超级合!雷点基本是一样的。

……等一下,突然想起来她站盾冬,这是我们之间永恒的炸点x

-

Q17 煽情一下,怎么认识对方的。

我们俩认识还是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一个冷到北极的圈,我去勾搭的扛把子罅罅【。现在我鬼哭狼嚎的迷妹黑历史还在我罅的评论里x

现在想想简直恍如隔世我们到底是怎么从商业互吹走到了今天的互相伤害……

-

Q18 用知音体来形容一下你们的关系怎样?

知音体???确定不是知乎体吗???

我与风流少妇的那一夜????

-

Q19 最后,说一句对对方祝福的话吧?不管是写作还是生活方面!

祝我的罅罅天天都开心,学业生活一切顺利!!安安爱你,比心心【你填坑的话我会更爱你

致橡树

都要加油啊两位。

-----------

孙杨站在场馆的角落,和领奖台上的徐嘉余一起注视着五星红旗缓缓升起。

他摸了摸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金牌,扬起大大的笑容,露出一口白牙,拼命鼓掌。

听了那么多国歌,果然还是中国的最好听。

观众席上有数不清的国旗在挥动,耀眼的红色在孙杨心里点燃了一团火。他眯着眼试图看清旗子背后的一张张脸,有些是亲切的亚洲面孔,有些则生着金发蓝瞳,容貌迥异却是同样的激动万分。

他突然湿了眼眶,又眨着眼掩饰过去。他以前很爱哭的,现在不能这样了,弟弟妹妹们看见了不好。

在他原本的设想里,应该有个人站在他身边,比他更大声地鼓掌,大眼睛里全是由衷的喜悦,跟自己拿了金牌似的,又傻又可爱。

可是他现在孤零零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布达佩斯的场馆那么嘈杂,却没有任何声音能撬开牢不可破的心防。

现在他知道自己心里那莫名其妙的空荡无力感从何而来了。

是因为你不在啊。

为什么你不在呢。

-

澳洲已经是凌晨了,孙杨怕打扰人休息,想了想还是没打电话过去。

没想到小朋友主动拨过来了。

孙杨一按下接通就是劈头盖脸的一句:“你怎么还不睡!”

“……”宁泽涛哭笑不得,“我可是特意熬夜守你的直播哎哥哥,你都不表扬我一下?”

“比赛可以补嘛!休息时间不能耽误!”孙杨虽然被他一声哥哥就哄开心了,该教育的还是要教育完,“你明天还要训练的!”

宁泽涛在那头笑嘻嘻的,孙杨都能想像到他此刻脸上酒窝的弧度,也不假装严肃了,嘿嘿笑起来,“怎么样,哥哥厉害吧。”

“厉害厉害厉害!杨哥最厉害了!简直天上有地下无!”宁泽涛不愧于第一杨吹的称号,张嘴就是一通瞎夸。

孙杨也不说话只是笑,静静听着,将恋人浸满笑意的声音一点一点深深镌刻在脑海里。

“……哥,”察觉到他的沉默,宁泽涛把声音放得轻轻的,“你知道吗,甲鱼刚才给我发了条语音。”

宁泽涛又想起了那个浓眉大眼、从前总爱调侃他的青年,“他说啊,涛哥,我今天为中国队拿到了100仰的金牌,我特别高兴。我也是可以替杨哥分担的人了。以前我总是仰望你和杨哥,现在终于追上你们啦。可是等我追上你们的时候,你却已经不在国家队了。”

孙杨在那边抽了几下鼻子。

“他还说,涛哥我特别想你,我们都想你,杨哥最想你。你快回来吧。”

“……”孙杨闷闷地笑了几声,“这小子。”

宁泽涛跟着他笑,“我也想你们呀。最想你。”

孙杨很想冲口而出“那就回来吧”,他几乎就要这么做了,最终五个字被他咬碎在舌尖,只无声地叹了口气。

“……我看网上有粉丝在澳洲偶遇你啊,还拍了照,你是不是又瘦了?莫不是想我想到废寝忘食?”

他最后选择用几句不痛不痒的玩笑带过,还是无法开这个头。

宁泽涛被他逗笑了,“是啊是啊,日日想夜夜想,想得心都痛啦。”

“就你嘴甜。”

-

算起来,他们已经快一年没有见过面。连宁泽涛把头发染成了砂金色孙杨都是从微博上看到的。他还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要不要去弄个同款,想了想放弃了。

孙杨在粉丝们的千呼万唤下终于去整了牙,颜值飙到破表,宁泽涛看到了给他发消息,说亲起来会不会感觉不一样。孙杨反撩他,回了一句你来试试就知道了。

他们曾经约定布达佩斯再见,可是宁泽涛食言了。孙杨不怪他,只有满满的心疼。他像了解自己一样了解宁泽涛,他有多渴望赛场,宁泽涛绝不会比他少半分。

所以他刷微博看到宁泽涛在昆士兰参加比赛拿下第一的时候,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

他的恋人是军队里生长出的小白杨,不管在哪里扎根,都是一样的挺拔苍翠。

那我就做你身边的一棵橡树,根系缠得紧紧的,分也分不开。

-

宁泽涛已经连着第二个晚上熬夜看直播了,困得要死,上下眼皮直打架,还得防着教练突然查房,整个人处于一种提心吊胆的状态。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的恋人,孙杨的身体状况不如从前了,800自很悬,更别提后面还有个1500自。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孙杨有多拼,那可是个死也要死在泳池里的人。

加油啊哥哥。宁泽涛皱眉盯着直播画面里格外显眼的粉色泳裤,暗自祈祷。

还是输了。

孙杨上岸之后趴了很久,眼睛红红的,憋着没哭。宁泽涛倒宁愿他哭出来。

这样的结果他已经有所预料,但真的发生了他还是心疼得不行,恨不得直接飞去布达佩斯,给他的恋人一个拥抱。

孙杨似乎是猜到了他又不好好睡觉,没等他犹豫就把电话打过来了。

“……”宁泽涛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次居然没哭,有进步。”

“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孙杨哼哼唧唧,两米高的人抱着手机委屈得像个小孩子,“求安慰,我现在难过死了。”

宁泽涛在大洋彼岸轻轻笑,像蝴蝶的亲吻落在眼睫。

“你永远是最棒的呀。你是中国的骄傲。”

孙杨不依不饶,“也是你的骄傲吗?”

这下宁泽涛是真的笑出声了,“你好幼稚啊。”

你当然是我的骄傲。

你是我在异国他乡的精神支柱。每次游不下去了,我就想,杨哥还在等着我回去,我不能现在放弃。

再等等我好不好,我在澳洲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盼望着回到你身边。

-

你是一棵橡树,我就要做你身旁的木棉。

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FIN

我真的……天哪。

百万玫瑰:


原来,原来如此
这就是你为什么说
今天终于跟他肩并肩

「三大赛五冠王」



看到采访就一直哭到现在……

你一直想和他肩并肩的对吧。

你们怎么这么好啊。

看超英片看哭过两次。

第一次是美队3(站盾铁啊没办法……),第二次就是神奇女侠。

难过到爆炸。

很酷。

其实我只是为了听歌,但还是听不了。生气。